济南莉迪亚意式餐厅

  说实话 Louis Han 对西餐并不多么感冒,要说食物的色香味俱全,寻遍世界也当我们老祖宗世世代代传下来的中国菜为头一份。中餐不仅形神俱佳,而且有着源远流长的饮食文化贯穿其中,让人无法不去喜爱。而其中尤其是川菜更是我的最爱,虽然 Louis Han 是山东人,可是能够长期呆在成都、重庆那样盛产川菜和美女的地方,一直是我的向往。

  生活在济南这么些年了,真正对济南大街小巷的了解其实很少,最熟悉的也莫过于泉城路沿线。随着毕业工作生活位置的东迁,最近几年也常会在山大路沿线活动。莉迪亚意式餐厅就位于山大路38号,与山大北路的交叉口,格林豪泰连锁酒店楼上(地图)。

莉迪亚意式餐厅

  没有到过意大利,也不知道意大利风情如何,不过莉迪亚意式餐厅的装修比较清新自然,绿色的主题看起来也很惬意。其实因为地理位置靠近山大本部以及价位比较大众的关系,莉迪亚的食客还是很络绎的,不巧我们第一次去的时候已经晚上9点多了,所以人烟稀少。

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»

夏日心情

  济南的天气是越来越热了,虽然早有心理准备,知道济南的夏天是什么样子,可是身在其中,还是让人感到措手不及的样子。

  自从2002年考入山东大学来到济南,我生活在济南的年头也有五年余了,中途到过南昌学习3月多,后又到了大连在大连理工大学读了两年半的研究生。起始本来我对济南的夏天已经免疫了,也许就是这两年半在大连生活的经历,让我对济南的夏天开始恐惧起来。

  济南的夏天其实很美。济南的大地上,点缀着烟波浩淼的大明湖,点缀着星罗棋布的七十二名泉,还有那玉带般的护城河在城中环绕。人们可以在大明湖上泛舟,可以在护城河畔纳凉,也可以在泉水周围嬉闹。不过这些都是要有代价的,你要能够忍受悬在头顶的烈日的暴晒,还要能忍受日日35-40℃高温的烘烤。

  上个月中旬的时候我开始休假,今年的年假。先是回家待了一周的时间,父母嫌我回家待的时间少,老婆又嫌我在家待的时间太长,天天催我回来。回到济南来也没有多少事情可干,一直就这么在家里待着,忍受酷暑。本来说要去学车的,可是就这么一天天的拖着也没有去报名。

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»

济南老街:曲水亭街and芙蓉街

  五一顶着烈日逛了下大明湖,然后就忍受不了那份高温,赶紧逃离了。虽然新大明湖风物俱佳,不过人造的景物太多,太多的人工痕迹也降低了对这个地方的喜爱程度。而南面紧邻大明湖的济南老街就别有一番风味了。

  出来新大明湖南门,往南走不远就是曲水亭街。济南七十二名泉之一的王府池子泉水汇集成河,是为曲水河,河水沿街流过,曲水亭就坐落在河畔,而河两畔则是错落有致的民居。

  附近或者是慕名而来的人们,在河岸柳荫下,几个人围坐在一起,几样小菜,一杯扎啤,再来上新鲜的烧烤,这才是民间最真实的生活。我就是被这样惬意的生活气氛吸引,让老婆陪着我坐下来,叫上几份店里的特色小菜和鲜嫩的羊肉串,就着扎啤,两个人吃得开心,聊得也开心。

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»

游走在大明湖新景区

  济南是个历史悠久的城市,也是个美丽的城市。历史上有多少文人墨客、烈士英雄,为其歌咏,为其坚守。

  大明湖是济南的标志,也是济南城市名片上最亮丽的一笔。”四面荷花三面柳,一城山色半城湖”,旧时的大明湖曾经占据了办个老济南城。随着济南城市的扩张,大明湖在济南地图上的面积越来越小了,不过作为济南人最爱的风景,大明湖地位牢不可撼。

  大明湖景区作为济南市的重点旅游景点,其实一直没有完全开发,湖的南侧一直处于未开发状态。为了迎接全运会,2007年的时候开工动土对这一块进行了修葺开发,使得这里焕然一新,随后作为大明湖新景区免费向游人开放。

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»

泉城之春之园博园

  五一国际劳动节到了,祝大家节日快乐,利用有限的假期好好休息!

  众所周知,今年的气候实在反常的厉害,所以济南的春天特别的短暂。而我又不合时宜的3月份整整一个月都在出差,对于我们这种只能周末有机会出去转转的悲情小人物来说,抓住一切机会就是胜利。这不,上个周末老婆部门组织春游,几经反复之后敲定了济南园博园之旅,我作为家属自然义不容辞的陪同前往。

  济南园博园位于长清区,是2009年第七届中国(济南)国际园林花卉博览会的举办地,园区布局为”一条中央主轴、两条景观观赏轴、八个功能分区”,突出齐鲁文明与儒家文化。一条中央主轴即全园景观主轴--园博大道,由泉韵广场、花博大道、和谐广场、亲水平台4部分组成,形成全园的景观主轴。

  从东北角的水门进入,便是花博大道,这个季节开花的植物并不多,路两边则是各种颜色各种品种的郁金香,争奇斗艳,惹得游客们纷纷驻足拍照留念,我也是不停地按下相机的快门。郁金香之前看过,但是集中看到那么多品种,还是第一次。

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