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天来了

春到泉城。

写下了题目,“春天来了”,才发现已经立夏一段时间,已经是夏天了。是啊,最高温度已经在30℃以上了,很多人已经迫不及待穿上了短袖,姑娘们也已经直接略过黑丝飘飘直接短裙光腿上街了。

路边的风景也是令人心情愉悦,树叶绿的醉人,各种颜色的花儿争奇斗艳。

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»

路易大叔给大家拜年!

时间过得真是太快了,感觉刚刚才转过一年,没想到又到了一个新的年头,要跟自己的本命年say byebye了。

不曾想在这辞旧迎新的时间,一场新的灾难忽然降临到了多灾多难的大地上。这最近的20年来,我们经历了非典,经历了大地震,经历了禽流感,如今又有一场不明所以的肺炎需要去共同面对了。

如今恐怕正是人心惶惶的时候吧,药店里、网店里,各种口罩、VC、泡腾片、医用酒精,基本上都已经是断货,不知道下一个需要购买的又会是什么。路上的行人从开始时候的满不在乎,已经开始都戴上了口罩,吃一堑长一智,这就是进步吧。经历了这么多灾难,虽然我们有不满,可是看到确实是在应急方面有了不小的进步,希望这样的进步能够不断发生。

今年的拜年肯定跟往年不同了。很多人可能回不了家,回到家的很多人可能也不太敢出门了吧。路易大叔通过博客给大家拜个年吧,送上自己的祝福:不管你身在何方,希望都能保护好自己和家人,共克时艰,继续在生活和博客里驰骋江湖吧!

生活志

小茴香苗

小茴香苗,是济南特有的一种菜蔬。其实就是小茴香这种香料,在他还没有长成的时候,把他的幼苗当作蔬菜来食用。

小茴香苗,大叔在除了济南以外任何的地方,都没有吃到过。虽然我的老家,就在济南的隔壁,但是也从来没有吃小茴香的习俗。小茴香的吃法非常简单,我知道的仅仅有两种,最常见的一种是包大包子,还有一种就是用来炒鸡蛋。

一般来说,我是不怎么喜欢吃小茴香苗的,但是真要吃起来也可以忍受。不过我知道身边的很多人,尤其是来到济南的外地人,是不习惯吃这种东西的,因为他的味道实在是太奇怪了。日常逛蔬菜市场的时候,我是不会主动去购买小茴香苗的。但是万一拿到也不会直接把它扔掉,还是要尝试。

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»

济南之春

春天刚刚过去了,不过春天的气息仍在。

有时候周末抽空带着孩子出去转转,懒得带着笨重的单反,就用手机随手拍上几张照片。

前段时间换了一部红米Note7,虽然是低价的千元机,可是拍照水平在我肉眼可以分辨的范围内,还挺让人满意。

下面这些照片,分别是在五龙潭、大明湖、佛慧山等地放拍摄。

山东省内的各个城市之间有哪些梗?

作者: 邓铂鋆

山东省是全国最团结的省份,省内没有地域黑。因为大家都知道,不管自己在别人面前怎么从邻居身上刷存在感,在外省人民眼中大家都是一样的土。与其互黑,不如共同维护“山东人厚道啊”的形象,在人际交往中多少还能捞点便利。

多年来,为了维护山东的团结,山东不孕不育卫视台、山东伙计魏吉安、在 2017 年春晚小品《真情永驻》上娶了以为自己不生育就主动离婚的好儿媳的孙涛、娱乐界“老干部”靳东,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。

所以,山东人民永远不会告诉外省群众“X 县鬼子”究竟是编排哪几个县。不灌他几吨酒,更不会跟你讲“解放战争的时候,冲锋号一响,隔壁县的兵就喊同志们冲啊,俺们县的兵就冲上去了。解放后,他们县是将军县,葱……啊不,笏满床。俺们县是英雄县,烈士的鲜血染红了国旗。“

山东各地之间,只有真挚的兄弟之情和饱含敬重:

沿海国际化大都市、中国第五城、国家中心城市、下一站直辖市、韩属胶澳,都是说的拥有一百多年悠久文化历史,德国人民从这里的教堂街景和下水道缅怀自己祖国失去的风景,栈桥的珍珠大妈和快艇上的金链汉子都是外地人的“值虾市”宇宙青岛。

青岛 GDP 山东第一,教科文卫事业发达,有别处搬来的半所世界一流大学(副部级)和其他据当地群众讲是半所半所搬来的知名高校,无愧于山东龙头老大。当地年轻气盛的小伙子经常用“嫩麻痹,窝青岛滴”表达自己的自豪情感,还有一些青岛人民默默的用“乡老巴子嫩见过大海么?快败表了”的心声同情广大没见过世面的外地人。

GDP 发展紧追青岛其后的是分出去一个地级市威海仍然位居第二的烟台。烟台下辖多个海景房先进县,有比北京回天地区还庞大的“睡城”,为此当地群众勇于保卫碧海白沙,抵制了一些国家级重大经济建设项目。但是,烟台还有一个县是“无海县”栖霞。过去交通不便,海产品从烟台的沿海地区运到栖霞,往往一日而色变二日而香变,故曰“臭鱼烂虾,送到栖霞。”栖霞文脉渊源很深厚,山东大学(副部级)甲骨文客座教授谢玉堂同志的故乡就在那里。

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»